民粹四起 企業決策者迷失中

民粹四起 企業決策者迷失中

去年费率大幅调高 升息助攻 美保险业股价飙

(圖/新華社)

長榮航罷工危機解除 王國材:旅行業者和旅客皆可放心春節出遊

我相信,剛在臺灣選完總統的我們,最能體會,選票開完不是結束,而是另外一個新的開始。

中磊首季、全年营运 持续正向

很多人說,選舉臺上吶喊的是瘋子,臺下引頸盼望的是傻子,但今天,還有那麼一批,被民粹主義碰撞得迷失了方向的企業決策者。地緣政治、通膨及氣候變遷本來就把企業負責人搞得七暈八素。如今,民粹主義的崛起進一步把他們拉入了政治體系的炙熱熔爐,還搞得他們無論在資本支出和資源配置上左右爲難。

大家應記憶猶新,川普曾把美國幾家科技巨頭告上法庭,因爲他被禁止使用他們的社交媒體平臺;華盛頓保守派政治團體設立過一個愛國指數,直接點名哪些企業產品可購買,哪些應被抵制;民主黨更不客氣,總統拜登曾簽署了一個要求政府單位約束大企業的72條行政命令。

這很有意思,疫情爆發促成了政府大手大腳的紓困,花錢不眨眼的恣意妄爲進一步造就了全球大政府思維,保護主義更是催化了民粹主義的不可一世,這股夾雜怒火的黨派之風終究把商業世界吹得東倒西歪。企業界越來越像一個逆來順受的小媳婦,《華爾街日報》曾報導不少企業人士私下抱怨美國商業界在當前的政治版圖中,活生生就是一座不停萎縮的小島。

外媒控我外交人員燒諾魯國旗…我斥詆毀 疑陸出資帶風向

確實,全球政商關係的反轉讓曾經的「達沃斯男人」都不再那麼自信了。政治學家杭亭頓(Samuel Huntington)在2004年創造這個詞語,用來形容這批在全球化時代吃香喝辣,周旋於達沃斯論壇,自視甚高的全球精英,他們沒有國家的忠誠概念,甚至把各國政府視爲一個過去的代名詞。

直播 小說

但現在,一切都變了。這就難怪以往論壇上的焦點譬如利率、通膨和經濟衰退,這次全都讓位給了烏克蘭和中東的熱戰、西方和中國之間的冷戰。今年邀請了中國總理李強和阿根廷總統米萊發表演講,更讓現場充斥一種今夕是何夕的違和感。

復興桶柑寒害 恐遲發性災損

我让地府重临人间

隨着川普以30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愛荷華州的黨團會議,全球企業決策者不得不重新面對一個現實:那就是明年此時,川普非常可能再次坐上橢圓形辦公室的桌子。現在各個企業決策者一個頭兩個大,有些人無所適從,但更多人則開始調整心態,接受即將來到的貿易混亂。

我感覺吧,商業世界之所以出現今天這種窘境,原因很簡單,全球各地的政治圈結構板塊正在發生變化。以美國爲例,民主黨已經左傾,他們積極推動提高企業稅、大企業的拆分。即使曾對企業界友善的共和黨,也因選民中的工人階層越來越多,加上民粹主義色彩凸顯,對大企業和金融巨頭也越來越不客氣。

新竹县桐花祭改静态装置展 另类客家桐花祭体验

現在的問題是,一邊是右翼民粹主義者越來越多,一邊是左翼進步派力量日益壯大,企業界的CEO們到底應該怎麼辦?

說實話,這真的很難。國際政經情勢的複雜已經夠我們焦頭爛額了,偏偏政商關係也一下子變得難以經營,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Neil Bradley說得最好,他認爲完全不理會政治圈根本是不可能的,選擇退出,就是在向兩種極端力量妥協。而無論民粹主義或進步主義的極端力量,其實都不利於自由企業精神和美國企業界。

當前的困境主要源於當今政治體系的嚴重兩極化,解決之道是在兩黨中找到一批頭腦清楚,可以對商業發展提供該有支持的民意代表,企業界或許應學習怎麼與他們觀點一致的民選官員展開合作,而不要再去在意他們究竟屬於哪個黨派。但說的容易,基本上難如登天。爲什麼?因爲這類政治人物在現在這個政治環境中,不但稀缺,而且存活不了多久!(作者爲創投合夥人)